女儿      
女儿今年十岁了,不知觉间已经长得和她妈妈快一样高了。虽然还未真正开始发育,可身体的轮廓已经很有女人味了,尤其腰臀之间的曲线,不知何时起再不是标準的钝角,而变成充满柔美感的曲线,并且还有着向S型发育的极度倾向。 「爸爸,我在这里!」今天我下班早,便告诉妻子不用她来接女儿,我拐个弯亲自去接。刚到幸福路小学门口,就看到女儿在那里蹦跳着朝我挥手。我没有说话,而是脸上带着极度幸福而满足的微笑沖女儿挥了挥手,然后在如织的人流中向女儿走去。 还没走到女儿身边,女儿已经一溜小跑扑向我的怀抱,这是我两个月来第一次接女儿放学,也难怪女儿高兴的有点忘形。 「爸爸,今天你怎么来我了?」狠狠的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女儿两腿盘在我的腰上,双手死死抱着我的脖子,开心问道。 知道女儿是赖定的要让我抱着她走,以此来显示自己对爸爸的自豪感和骄傲感,儘管这种感觉毫无来由和依据,所以我把公文包索性挂在女儿脖子上,一双大手从下兜住女儿还未发育起来的小屁屁,在人流中披荆斩棘的走向公交站牌。 「怎么?今天爸爸来接你不高兴么?非得要妈妈来接才行么?」我抱着女儿一边走一边故作生气似的绷起脸说道。 「不嘛不嘛!人家高兴,高兴的不得了!」女儿看我做出生气的样子,在我怀里不住的撒娇扭动,直到我求饶这才再次开心的放过我。 刚走到公交站牌,正好赶上需要乘坐公交车,而等车的人看我抱着女儿,纷纷露出友好的微笑让开道路让我先上车。我也不谦让,心里充满了感恩的心情,不住的对着周围的人们点头微笑。 走到车上,看到空余的座位还有不少,我便挑选了靠中后的一个位置做了下来,让女儿脸朝车窗坐在腿上,开始问起今天女儿在学校的经历。 随着车子的启动,女儿娇小的身体开始在我身上不住的晃动,为了不让女儿碰到坚硬的车座,也不让越来越多的人挤到,我便把女儿尽力的搂向怀里,双手也顺手抱住女儿短裙下一双细嫩光滑的小腿。 嘴里和女儿说着,手上轻轻的抚摸着女儿那滑嫩的肌肤,我心里不知怎地充满了莫名的骄傲和自豪,就像在学校门口前女儿的那种感觉一样。 这是我这一生唯一的血脉啊!我的这一生因为有了怀里的女儿才拥有了所有的意义! 而女儿一边和我聊着,身体的中心不由自主的都落到了我的小腹上,最后完全坐到了我的裆部,紧紧压在了我的阴茎和睾丸上。 由于现在正是盛夏,我只穿了一件薄若纸张的长裤,而女儿短裙下也只穿着一件小小的内裤,此刻女儿的短裙完全盖住了我的双腿,光滑稚嫩的大腿和一对细软的臀肉只隔着一层几近于无的小内裤把女儿身上那暖暖的体温毫无保留的传递到了我的裆部。 一开始我还没感觉,随着时间越久,公交车来回晃动的震荡,不知怎地,我那一直安静栖息的阴茎突然有了反应,开始膨胀发硬,并且越来越长,越来越粗,越来越硬。 我开始慌神儿了,因为阴茎之上就是我的宝贝女儿啊!我可不能让宝贝女儿感觉到父亲最最原始的丑陋的慾望冲动。 我开始心思恍惚的跟女儿应答,全身心的努力平静自己莫名产生的性兴奋,到最后竟然答非所问,气的女儿不依不饶的扭动着身体跟我撒娇,这对于我那刚刚稳定的慾望简直是毁灭性的摧残。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我的阴茎在女儿的扭动下终于完整的坚挺起来,深深的横亘在女儿那细小的臀肉下。 我生怕女儿感觉到父亲这如禽兽般的反应,赶紧把她抱起来想让她坐下,我站立一会平息下胯下的慾望。 可是女儿怎么都不肯,并且彷彿已经感觉到父亲那喷射出她身体一部分的物件,小小的臀部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狠狠的紧贴着我的阴茎扭动了几下,那种微微发痛然而更多性快感的真实感觉让我一直想要镇定的心情终于裂开了无法聚拢的缺口,而被压痛的阴茎更像是本能的反抗一样,竟然勇猛的弹跳了两下。 我实在羞愧的不敢去看女儿那张纯真的笑脸,那张带着对父亲莫名无比的崇拜和骄傲自豪的天真笑脸,认命似的靠在椅背上,开始闭上眼睛假装小睡,心里期盼着公交车赶快到站。 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女儿悄悄伏在我耳边说出了一句我铭记一生的话语:「爸爸,你的鸡巴好粗好长好硬啊!女儿坐在上面真的好舒服,难怪每次爸爸总是把你的大鸡巴插进妈妈的身体里,妈妈总是叫得那么开心!爸爸,我也要你插进女儿的身体,我也要像妈妈一样开心的大叫!」 就像是晴天霹雳,更像是五雷轰顶,我对年仅十岁的女儿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震惊无比,更对女儿竟然一直偷窥我和她妈妈做爱毫不知情而羞愧难当,最最难以接受的是,女儿似乎对于男人和女人之间最纯粹的肉体交流有着莫名的兴趣! 也许她幼小的心灵仅仅只是认为好玩,她根本不知道那意味着乱伦,意味着犯罪,更意味着道德最深沉的审判。 而我,真的是一时间无法找出能够安抚或者教育她的合适的话语,就那样猛然睁大了眼睛,直勾勾看着女儿好似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似的看着我偷偷的笑。 最令我难堪的是,我那坚挺异常的阴茎在听到女儿这番话之后,不但没有被吓得疲软,反而像是注入了强劲的动力一般,止不住的猛烈弹动起来,在女儿那细嫩娇小的臀肉上猛烈的弹动! 而女儿彷彿十分享受似的瘫靠在我的胸前,小小屁股也好似配合我那弹动的阴茎一般轻轻的扭动着。 就这样在心灵坠入地狱,身体却置于天堂般的煎熬中,公交车终于行驶到了我家门口。 依然抱着悬挂在前胸的女儿,双腿紧紧盘住我腰的女儿,她那隔着一层小内裤的阴部正好顶在我依旧坚挺昂扬的阴茎上,我的身体虽然依旧忠实的反应着身体最原始的反应,可这时我的心神早已不知处在何方,彷彿失魂落魄般走向家门。 而女儿也彷彿开始意识到我的精神状态异常,她轻轻的在我耳边说道:「爸爸,你不要这样嘛!是不是女儿刚才的话吓到你了?女儿已经长大了,女儿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是怎么回事,女儿更知道女儿是爸爸把你的大鸡巴插进妈妈的身体里才让妈妈生出女儿的,而且爸爸的大鸡巴需要每天插进妈妈的身体里爸爸和妈妈才会开开心心的!」 女儿的话彷彿一颗炸弹般把我炸醒了过来,我瞠目结舌的看着女儿,连走到家门口,女儿偷偷摁了门铃,妻子温柔的出来问候我回家都没察觉到。 还没等回过神来,一进家门,女儿突然从我身上跳下来,大声叫道:「妈妈,今天老师布置了好多作业,我去做作业了!」说完,女儿也不等我和妻子做出任何反应,一溜烟钻进自己的闺房,「嘭」的死死关住房门。 「这……女儿这是怎么了?往常非得看完电视吃完饭才去做作业,今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听话?」妻子那秀美的脸庞上充满了疑问,一边疑惑不解的接过我的公文包放好,一边问道。 可我并没有回答妻子,一双眼睛死死盯住妻子在往衣架上悬挂公文包时,轻轻踮起脚尖,双腿不自觉的绷直,上身儘可能拉长,一身贴身黑色职业女装把她勾勒出的曲线玲珑、性感妖娆、蕩人心魄的修长娇躯。 没有听到我的回答,妻子非常不满,挂好公文包后扭过头来狠狠白了我一眼,配上她那娇嫩的脸颊上所作出嗔怒表情,再加上一路上女儿的话语和身体亢奋的反应,我终于无法再忍受住心中异样的狂暴慾望。 重重的喘息着,我盯着妻子那走动时晃动的胸部,瞪着一双充满了纯粹慾望的双眼,缓慢而坚定的走向妻子,同时缓慢而坚定的抬起双手,朝着妻子那藏匿于黑色职业装,雪白衬衫下的饱满乳房狠狠的抓了过去。 妻子看我走向她,一时间没明白怎么回事,没好气的说道:「问你话呢?怎么了?现在越来越不把我当会事了?是不是你在外边……啊!老公,你干什么!」 当妻子意识我的反常,还没来得及惊讶,我的双手已经重重的抓进了她胸前那片洁白的衬衫中,十根手指彷彿钢爪铁钩一般,深深的陷入妻子胸前那一对饱满的丰盈中。 然后,不顾妻子害怕惊动女儿用压抑的惊呼和用力的捶打,我坚定而缓慢的开始揉搓已经满握于手的那两团酥软,妻子的惊呼也开始转变为压抑的呻吟,整个人知道挣脱不了我的魔爪,彷彿认命似的瘫软在我的身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征服美人妻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