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反目成仇(下)      
侯龙涛发了一会儿傻才起身去追女孩儿,到了楼下正看到那辆「京蛋A」的切诺基往大门那儿驶去,他赶忙打了一辆车跟上。男人知道玉倩现在的情绪十分不稳定,生怕她会出事儿,一直到确定了她是把车开回了她爷爷家,才算不再为她担心了。   坐在出租车里,看着窗外灯火阑珊的北京城,侯龙涛有些精神恍惚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该怎么解决自己和玉倩的关係。   他猛然发觉在强大的超乎想像的潜在威胁面前,自己显得有多么的无助,要是玉倩真的要对付自己的娇妻,想来想去,完全没有对策,如云还好说,其他的几个,自己是根本无力保护的。   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们的安全都确保不了,又凭什么谈给予她们幸福呢?   一想到爱妻们也许会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受到伤害,侯龙涛就难过的想哭,他恨自己,恨自己沾花惹草的性格,恨自己那颗多情的心,恨自己野狗式的生活态度,他第一次意识到了,与外面的世界比较起来,自己是何等的渺小,何等的微不足道…   玉倩一进家就直奔二楼的小客厅,她知道母亲大概就在那里看电视呢,她一路上就没停止过哭泣,她心里实在是太委屈了,「妈…」   听到女儿凄凄楚楚的一叫,冯洁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回头就看到了她那双红肿的眼睛,真是下了一跳,「唉哟!这是怎么了?」   「妈…」女孩儿一下儿扑进了母亲的怀里,这一有了亲人的关怀,她哭的更厉害了,泪水就好似冲破了闸门般,「哗哗」的流淌着。   「怎么回事儿啊?」张玉强也在屋里,走过来推了推妹妹,「别光哭,说话啊,怎么了?」   「小强。」冯洁瞪了儿子一眼,把女儿拉到长沙发上坐下,让她趴在自己的肩头上继续抽泣。   「是不是因为侯龙涛那小子啊?」张玉强不傻,能让妹妹这么伤心,八成儿就是侯龙涛了,再加上自己昨天刚跟他摊过牌,稍稍一联想也就差不多了。   一听有人提起「负心郎」的名字,玉倩哭的更厉害了,连气都快喘不上来了。   「丫头,」冯洁爱怜的抚摸着女儿的长髮,「是那样吗?龙涛欺负你了?来,告诉妈妈,妈妈帮你去教训他,一定让他来给你赔礼道歉,好不好?别哭了,乖,跟妈妈说说吧。」   玉倩也已经哭累了,她坐正了身子,接过哥哥扔过来的纸巾盒儿,揪了几张,边擦眼泪,边把今天和侯龙涛「交战」的经过断断续续,却很详细的说一遍,「妈,你说我能忍吗?他根本就没打算跟我结婚,就算结了婚,她也没打算过要和那些贱女人断绝关係。他还不像爸爸,至少爸爸只爱你一个,他倒好,谁都爱…」   「…」冯洁没有回答女孩儿,自己的婚姻是两大集团利益的结合,且不说自己的丈夫是不是只爱自己一个人,他爱自己吗?从这点上来讲,侯龙涛与自己的丈夫比起来,哪个更好呢?她不知道,但有一点很明确,她决不让女儿走自己的老路,不要自己的心肝宝贝也成为权钱游戏的筹码。   当冯洁知道玉倩找到了心爱的男人时,真的非常开心,所以在没见过侯龙涛的时侯,就对他有一个挺好的感觉,后来又发生了一点儿误会,就对他的印像就更好了,没想到现在弄成这个样子。   虽然冯洁说什么也是向着女儿的,但却还是希望他们能把矛盾解决,能重归于好,毕竟他们还是相爱的,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没有爱情的婚姻了。   「那个王八蛋!」张玉强可就没有母亲想的那么多了,他不仅因为侯龙涛伤害了自己的妹妹而生气,还觉得自己的警告被人置之不理,简直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啊,他气势汹汹的向房门走去,「我让他好儿好儿后悔后悔!」   「小强,你站住。」冯洁把儿子喊住了。   「哥,你要干什么去啊?」玉倩也扭过头来,可怜兮兮的看着哥哥。   「干什么?你们说干什么?谁敢欺负我妹妹,我就让他付出代价。」张玉强撇着嘴走了出去。   玉倩的嘴角儿突然向上翘了翘,紧接着小嘴儿又噘了起来。   女儿这一微小的表情变化并没有逃过细心的母亲,冯洁一皱眉头,「丫头,你笑什么?」   「我?我没笑啊,我现在还怎么笑的出来?」   「丫头。」   「好了好了,我是笑了。哼,他让我难过,希望哥哥好儿好儿教训教训他。」   「你小时候,谁欺负你,小强就帮你去打谁一顿,可现在你们已经不再是小孩儿了,你以为你哥哥是去打侯龙涛一顿帮你出气吗?他现在是去要你心上人的命,你要想清楚,你到底要怎么处理他,你要不要他死。」   玉倩什么也没说,猛的站起来跑了出去。   冯洁和女儿一起下了楼,两人钻进了切诺基里,跟着张玉强车子的尾灯追了下去。   刚开出院子没多远,张玉强就发现妹妹的车在后面用大灯晃自己,他靠边儿停下,「怎么了?」   「哥,你去干什么?你想怎么整他啊?」玉倩和母亲也从车上下来了。   「甭管了,反正让你解气就是了。」   「不行,你先告诉我。」   「是啊,小强,你也得先想好了,不能太冲动的。」   「妈,」张玉强不以为然的翻了翻白眼儿,「我又不傻,你们以为我会自己去找他单挑啊?我这是回局里去,把那王八蛋的材料儿都整理好,明儿早上往上一交,别说他了,还有他那帮所谓的兄弟、朋友,全让他们玩儿完。他那几条儿罪,速审速判,不出三个月,準保让他吃枪子儿。敢耍我妹妹,哼。」   「不行,不行。」玉倩可不想真的把侯龙涛一棍子打死。   「你怎么意思啊?护着他?你对他还不死心啊?犯什么傻呢?我可告诉你,现在已经不是你和他的问题了,他这是瞧不起咱们张家,绝不能就算了。」   「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不是我和他的问题?我也没说算了啊。」   这时候,一辆警牌儿的帕萨特B5靠了过来,是玉倩父亲的车,经过上次女儿一闹,他今晚虽然又出去「吃饭」了,但再也不敢在外过夜了,结果还没到家门口儿就看到了妻子和一双儿女,「怎么都在这儿站着呢?」   在简单的听取了「案情汇报」后,玉倩的父亲基本上同意儿子的意见,「那个小杂种,给脸不要脸,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小强,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知会老古一声儿就行了,他不会有异议的。」   「妈,说句话啊。」玉倩捅了捅母亲。   「我看这事儿你们还是别插手了,让丫头自己解决吧,她想怎么办,都听她的吧。」   「妇人之仁,」玉倩的父亲瞟了冯洁一眼,目光中略带厌恶,从长相和家世上,妻子是没的说的,但他特别不喜欢她的性格,明明是个大家闺秀,却有种小家碧玉的习气,一点儿没有野心,没有霸气,连脾气都没有,简直跟农村的家庭妇女没区别,「那小子坑的是你女儿,你都应该直接去跟他拚命,还帮他说话?怎么当妈的?」   「是不是有人坑了某人的女儿,某人就一定要把那个人置于死地啊?也不一定非得是女儿,侄女儿也算吧?」冯洁不冷不热的甩出了一句。   倩的父亲立刻就明白了妻子在说什么,知道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对自己也不利,赶忙转移了话题,「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就这么跑出来了!?」原来冯洁出来的急,还穿着拖鞋和两件式的睡衣睡裤呢。   「啪啪啪」,玉倩在「B5」的顶棚上拍了好几下儿,「现在是在说我的事情,你们逗什么嘴?侯龙涛的死活由我来定,怎么整他,什么时候整他都由我作主,要你们帮忙儿,你们再帮,不要你们帮忙儿,你们谁也不许碰他。」   「你这是什么态度?有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玉倩的父亲吼了一句,但语气马上又温和了下来,「我们这也不是为了你好嘛。」   「不用,」女孩儿的态度一点儿也没变,「我话可说在前头了,你们谁要是胡来,我…我…」她突然又变得眼泪汪汪的了,「我就永远也不理你们了!」她说完就拉着母亲钻回了车里,扬尘而去。   两个男人对望了一眼,实在是拿那个小妖精没办法,他们都太了解玉倩了,知道她说的出来就做得出来,在这个家里,老老少少全加在一起,除了冯云,没人能治的了她…   如云解开真丝的睡袍,让它顺着自己丰满白嫩的躯体滑落到浴室的瓷砖地面上,她爬入按摩浴池里,站在闭目养神的男人面前,把他湿漉漉的头髮整理好,「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张玉倩的底细?」   侯龙涛伸手扶住了嫦娥姐姐的跨部,在她臀腿处顺滑的曲线上来回的扶摸,「我也没想到会闹到这种地步的。」   「我看你不是没想到,你是根本就没想,或者说是根本就不愿意想,」如云戳了戳爱人的太阳穴,「你的血根本就不在脑子里。你知道你要是告诉我,我一定会提醒你的,但你实在是不愿意面对现实,可你再怎么不愿意,现在现实还是降临了。」   「你是在怪我吗?」侯龙涛把女人的身体转了过去。   「唉,不是怪你,现在再怪你也于事无补啊。」如云稍稍撅起屁股,右手伸到自己的双腿间,在水中摸索了一下儿,扶住爱人粗长直挺的阳具,左手从前面把自己的阴唇撑开,套住了圆大的龟头儿,开始慢慢的往下坐,「嗯啊…」   侯龙涛一手掐住爱妻的纤腰轻轻下压,另一手在她光滑的背脊上爱抚,等到自己的性器完全被她温暖的阴道包裹住后,又把双手环到她的身前,捏住那两颗沉甸甸的美乳,「啊…小云云,帮我想想对策吧,我是无计可施了。」   如云闭眼皱眉,用手撑住爱人劈开的双腿,她没有大幅的抬落屁股,只是稍稍的扭动腰肢,用巨臀缓慢但有力的划着圆,单纯的享受自己的体腔被塞满的充实感和子宫被顶起研磨的酥麻感,「呼…嗯嗯…如果她家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大势力,啊…那就真是没什么办法可以…嗯…对付了…」   「不行,」侯龙涛直起上身,扶住爱妻的屁股,欣赏着两人性器结合的美妙样子,「你得给我好儿好儿出出主意,不是为了我,为了玲儿她们,我最怕的就是她们出事儿。」他和嫦娥姐姐经常在这种时候讨论重要的问题,因为做爱时才能达到「灵肉合一」的境界。   「我…我更担心你,啊…啊…」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玉倩说的是要拿你们出气。」   「根据…根据你刚才说的细节,嗯…那只是她在极度激动中说出的气话,虽然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恨你,啊…啊…就算是恨,也是因爱生恨,这种恨有三种,嗯嗯…一种是疯狂的,一种是近乎理智的,另一种是理智的,疯狂的那种只存在于处于不利的社会地位、心里地位的人之中…啊啊啊…」如云在高潮中是无法继续说话的。   侯龙涛享受了一阵女人紧凑阴道的蠕动,然后就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腰,在她后背上亲吻,「继续说吧。」   「理智的恨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特别是处于张玉倩那种环境的人,她从小儿呼风唤雨惯了,你是她唯一想要得到却得不到东西,所以她会用尽一切的办法把你搞到手,但是她又很清楚,如果做出特别过分的事情,就像伤害你的家人朋友一类的,她就永远失去了挽回你的机会。」   「呼…那我就放心了。」侯龙涛嘘了口气,虽然他知道不是所有的感情问题都能有逻辑性的解释,但他更信任如云对人性、对女人心理的理解。   「别高兴的太早,她一定会对付你的,没人能猜出她会用什么手段,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啊,万事要三思而后行。」   「我会的,」侯龙涛能感到爱妻是真的为自己担心,心里一热,双手攥住她的大奶子,屁股离开了座台,开始飞快的前后晃动,浴池中的水剧烈的蕩漾起来,「好老婆,小云云,你说这件事儿要不要告诉茹嫣她们呢?」   「啊啊啊啊…嗯…不…啊…不要了…嗯…会…会让她们担心的…啊啊…」   「好,好,听你的。」   「哎呀,你们两个又不等我!」月玲走进了浴室,正看到爱人在姐姐的身后激烈的肏干,赶紧脱掉吊带儿的睡袍,也爬进了浴池里,「老是这样。」   「呵呵,是你自己非要看那个什么烂电视剧的。」侯龙涛抱着如云的身子又坐了下去。   「就是,怎么能怪我们呢。」如云从男人的身上站了起来,她已经满足了两次,也该让小妹妹爽爽了,她突然抓住月玲的手,把她向爱人的身上一推,「让你急,龙涛,整死这小丫头。」   「放心,我一会儿就让她叫爸爸。」凹凸有致的女体一入怀,侯龙涛立刻就开始在上面大肆猥亵,他的心里压力已经消除了一半儿,一方面,只要自己的爱妻们安全,他一点儿都不在乎自己被怎么整,不过另一方面,他是真的觉得对不起玉倩,是真的想跟她破镜重圆…   「叫我来干嘛?」田东华走进了「富丽华」的一间包房里,坐在了一脸怒气的玉倩身边,看来她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为什么每次我叫你出来吃饭,你都得迟到啊!?」   「没人让你等我,你有急事儿你就先走啊。」   「废话,找你出来当然是有事儿了,」要是在平时,被田东华这么说,玉倩还真就撤了,但今天她没有,「我现在通知你,你赶紧另找工作吧,过几天我就让」东星「关张。」   「嗯?」这下儿田东华的注意力可被吸引过来了。   「嗯什么?我说的哪个字儿你不懂啊?」   「为什么啊?」   「侯龙涛得罪我了,我就让他干不下去。」   「他怎么得罪你了?他不是你的Darling吗?」田东华这句话说的多少带点儿醋味儿。   「你怎么这么多的问题啊?你管他是我什么人呢?我就是通知你,你自己看着办吧。」玉倩说完就起身要走。   田东华一把拉住了女孩儿的胳膊,「坐下,咱们谈谈。」   「谈什么啊,我还有别的事儿呢。」   「坐下!」   「你喊什么!?」   「我让你坐下!」   「丧家犬才这么叫呢。」玉倩嘴上骂,却还是重新坐下了。   「你跟他分手了?」   「关你什么事儿?」   「玉倩,你要报复他,不应该是这么个报复法儿,」田东华脸上的笑容一闪即逝,「你分明是还爱侯总,想把他逼的走投无路,让他明白你对他有多重要,你以为那样他就会回到你身边了?那样他更不会理你了。」   玉倩瞟了男人一眼,没想到他能猜透自己的用意,其实她的用意再明显不过了,稍有头脑的人就能识破,只不过是她自己太高瞧自己的计划了,「为什么?」   「先把你和侯总的私人关係放在一边。」东星「已经不是侯总一个人的产业了,你知道现在有多少省级、市级的人物的利益和」东星「的净化器挂钩儿吗?你要让」东星「关门儿,是要靠你爷爷和舅爷的关係吧?得由他们出面吧?当然了,表面上没人敢不给他们面子,可你知道那会让多少人在暗地里记恨他们吗?后患无穷啊。」   「我不管那么多。」   「玉倩,你已经不是小女孩儿了,应该明白道理的,这种涉及面儿如此之广的事情,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必须要考虑利害关係,几个大省的省长一起发话,再大的树也要晃三晃的。」田东华在这儿说了个谎,其实「东星」的买卖还没做到省级呢。   「好,那我不碰」东星「,我直接治他本人,我哥哥那儿有的是他的罪证,哪样儿都够他一呛。」   「让我猜猜,让我猜猜,侯总发觉自己面临不可避免的深牢大狱,一定会求你的,到时候你让他怎么样,他就得怎么样,对不对?」   「不是吗?」   「不是所有人在强大的压力面前都会屈服的,有的人压力越大,他的韧劲儿就越强。你还不了解侯总的为人吗?」   「我了解他,不过再硬的东西,都有一个Break Point.」   「你觉得侯总爱你吗?」   「在这点上我有把握,如果他不爱我,他就已经答应娶我了,如果他不爱我,我也就不需要这么费劲了。」   「你们到底为什么闹翻?」   「他有很多的女人,呼,我要他把我当作他的唯一,他哭了,他说他不能扔下她们,」玉倩低下头,脸上挂着淡淡的忧伤,「他哭了,他给我跪下了。」   「这样啊,」田东华点了点头,「你要是对付他本人,他可能会出于对你的愧疚而甘愿承担罪责的。」   「他会吗?」   「如果不会,那也一样很麻烦,定的罪小了,他不在乎,定的罪大了,因为他现在有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先不说他的人会不会到处做工作,你最后想捞他都难了。而且你真的让他名声扫地了,他也就没有任何政治、经济前途可言了,就算到时他愿意只跟你一个人好,光是从你家庭方面来的压力会有多大,你想过吗?」   「那…那我去整那些贱…」玉倩没说完,自己就摇了摇头,她知道想要侯龙涛回心转意,那几个女人是绝对不能碰的。   「你还有什么招儿?」   「对了,他有两个朋友是靠我家的关係爬上去的,我再把他们打回原形去。」   「那有什么用?」田东华差点儿没乐出来,「侯总的财力你是清楚的,你不让他们当官儿了,侯总那么讲义气,知道是因为自己让他们丢官儿的,肯定是把他们一养,一年发个几百万,做有钱人也没什么不好啊。」   「嘿!」玉倩拍案而起,「要照你这么一说,我还拿他没折了!?你别告诉我你是要我就这么算了!」   「你看,你看,急什么啊?小丫头的脾气还是改不了。你找我来,不就是为了让我给你出主意的吗?我能不管你吗?」   「谁让你出主意啊,我本来就是来通知你的。」   「行了,我有办法,你要不要听吧,你说不听,我这就走。」田东华转过了身,做式要离开。   「你还拿上堂了,这么多的废话,先点菜吧。」玉倩把菜谱拉了过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小姐卖春药!还可当试验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