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别拔出来嘛      
从很久以前就很想和我姐美慈做爱,但我总觉得这是不可能的,所以都只能拿美慈姐的内裤和胸罩套在阴茎上自慰。但是那一天我的梦想居然成真了!美慈姐那天很累,所以睡的很熟,她穿着连身的睡衣,就是裙子的那种。我看她棉被没盖好,就走过去想帮她盖好,但没想到看到姐姐丰满的胸部,我起了非分之想。 把手放在她的胸部上,轻轻的抚摸,好柔软的感觉!虽然隔着胸罩,但还是能感觉到那种丰满柔腻的触感。后来美慈姐一个翻身,她的裙子掀起来了,我看到她的内裤是紫色带有蕾丝的,隐约的可以看到她的阴毛。我轻轻的隔着内裤亲了下美慈姐的阴部,但美慈姐突然动了一下,我吓了一跳。但她还是没有醒,我被吓倒了,所以不敢再摸了,帮美慈姐把棉被盖好,我就到客厅去看电视了。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吧!美慈姐醒了,走到了客厅,那时我还在看电视,我穿着很宽鬆的短裤,内裤是四角形的,裤腿口大大的张开着,又习惯的翘起脚。 美慈姐看到我时好像有点惊讶,但我那时不知道她在惊讶什么。过了一会,美慈姐跟我说:「明忠!把脚合起来,我看到你的蛋蛋了!」 美慈姐说出时脸都红了起来,我说:「你没看过你男朋友的吗?」 她说没有。我说:「那我给你看还不好喔?」 美慈姐低着头没说话,那时我以为我把她弄生气了,我们都沉默了一会,美慈姐开口说:「你把裤子脱下来给我看一下好吗?」 我愣了一下说:「姐你在开玩笑吧?」 美慈姐说:「你脱下让我看一下啦!」 在美慈姐的要求下,我裤子脱了下来剩内裤,美慈姐说:「内裤也要脱啊!」 我说:「我不好意思!」 美慈姐说:「那我帮你脱!」 我还没回话,她的手就伸过来了,把我的内裤脱掉了。我觉得很不好意思,美慈姐说:「你的阴茎好大好长喔!」 我那时已经勃起了,所以很挺很长。美慈姐说:「明忠,你的阴茎借我玩一下啦!」 我说:「嗯~~好吧!」 但我又说:「但你等一下也要让我看喔!」 美慈姐说:「只能看,不能摸喔!」 我说:「好啦!」 接着美慈姐用手套弄我的阴茎,说实在的,被美慈姐的纤纤玉手玩弄阴茎,真的有种说不出的快感。美慈姐又说:「你坐下来好了!」 我坐在沙发上,美慈姐把玩着我的阴茎,后来居然把阴茎含到她的嘴巴里。我说:「姐不要啦!这样很髒耶!」 美慈姐说:「没关係啦!又不要你含!」 她不顾我的话,一直舔着我的阴茎,还用舌头舔龟头的前端,我刚开始觉得很尴尬,但后来美慈姐舔的越来越着迷,我渐渐的被她挑起了慾望,觉得阴茎越来越硬,越来越胀....美慈姐又把阴茎含在嘴里,来回的进出.... 我越来越爽了,后来真的爽得忍不住了,我就僕滋一声,一大股白白的精液就射在美慈姐的嘴里。美慈姐吓了一跳,但她却把精液全吞了下去,嘴角还流下来一点精液。美慈姐抽了一张卫生纸把嘴巴擦乾净,她看着我说:「你喔!真是猪头,要射出来也不先说一声,吓了我一跳,真是不应该耶!」 我说:「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会射出来嘛?还怪我没先说,你才猪头!」 美慈姐说:「哼!不理你这猪头了!」 转身要进房间去。我拉住她说:「姐你答应给我看的,你还没给我看耶!」 美慈姐说:「看你的头啦!我帮你含,已经给你爽了,还想看什么?」 我说:「我不管啦!你答应我的,你一定要给我看!」 美慈姐禁不起我的吵闹,就说:「好啦!你要看上面?还是下面?」 我说:「我想都看,我都没看过啦!」 美慈姐说:「不行!你只能选一个。」 我说:「拜託啦!都给我看啦!」 我又开始无理取闹了。美慈姐说:「你好很烦人!好啦!都给你看,但只能看一下喔!」 我说:「好!」 美慈姐便开始脱她的睡衣,但她突然停了下来,跟我说:「明忠,你答应我,不可以摸喔!好吗?」 我说:「好啦好啦!你要求很多耶!我真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美慈姐说:「我脱啦!不要生气啦!」 美慈姐开始脱了,但我想到只能看不能摸,就觉得很是遗憾!美慈姐一边脱,我一边问她说:「姐如果那天你不答应,但我搞了你,你会怎样啊?」 美慈姐说:「嗯!我也不知道耶!」 说完她的睡衣已经脱掉了,剩下的只有她的那套紫色带蕾丝的内衣裤了,但美慈姐也很不好意思的,一只手遮住胸部,另一只手遮住阴部。我说:「你也会害羞喔?刚才不是很色吗?」 美慈姐说:「唉!你别笑我,你刚还不是一样?」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美慈姐的身体,虽然还穿着内衣内裤,我又硬了起来。美慈姐看到我又硬了,就笑我说:「哈!那么没定力,又翘起来了!不过还蛮厉害的,刚射过现在又那么硬了!」 说完又用手摸摸我的阴茎。说:「我还是处男耶!第一次看到女生的身体当然会有反应啦!但你还没脱掉你的胸罩和内裤耶?」 美慈姐说:「你帮我脱啊!」 我说:「真的吗?」 美慈姐说:「当然是假的,要你来脱不就可以趁机摸我了吗?」 我说:「那你自己快点脱。」 美慈姐就把胸罩脱了下来,她那丰满雪白的乳房和那两粒粉红色的的奶头就在我眼前,接着她把内裤也脱低下来,我看到美慈姐的稀疏的阴毛,又看到美慈姐十分肥厚饱满的阴唇,两片肉瓣之间紧夹着一线细缝....我看到了梦寐以求的美慈姐的身体!不禁吞了吞口水!美慈姐说:「看够了吧?」 就把内裤拉了起来。我说:「姐等一下啦!我还没看够!」 美慈姐说:「你真是的!」 又把内裤脱了下来。我趁她目光在看下面时,向她扑了上去,把美慈姐推倒在沙发上,接着就一阵乱亲乱摸!美慈姐惊慌的说:「明忠,不要啦!不是说好只看不摸的吗?」 我说:「姐,对不起啦!我受不了了,你的身体太美了,我好想跟你做爱,但怕你不肯,所以我只好这样了!」 美慈姐说:「你真的很想跟我做爱吗?」 我说:「当然了!老早以前就想了!」 美慈姐说:「好!但你不要硬来,会弄痛我,我们好好的做一场。」 我愣住了! 美慈姐说:「你刚问我如果你搞了我,我会怎样?我已经有心理準备了,我们去房间做吧!」 我被美慈姐拉进了她的卧房,我亲了美慈姐雪白的胸部,用舌尖舔她的乳头,右手努力揉搓她的胸部,那种触感真的好棒!左手在美慈姐的阴道口轻抚。 美慈姐用那种娇喘又淫蕩的语气说:「明忠…我好…舒服喔!好…爽!嗯~噢真的好舒服,但…但你不要把手指插进去喔…我的处女膜还…没破嗯~~不然你的阴阴……茎就尝不到我的处女的滋味了……」 我说:「好!」 美慈姐那充满淫蕩的叫声在房间里迴荡着,我越来越兴奋,美慈姐越来越爽,这时我的手沾到好些湿湿黏黏的东西,往下一看,原来是美慈姐流出的爱液。 我说:「美慈姐,我要插进去啰!」 美慈姐说:「等等!」 又把我的阴茎含入了口中,进出了几下,美慈姐说:「这样比较滑润,比较好插。」 我说:「你流了很多爱液了,已经很滑了!」 美慈姐说:「讨厌!我只是想再尝尝阴茎的感觉,你干嘛揭穿我的谎?」 我说:「以后你想尝阴茎的味道,随时都可以啦!但我现在想插进去了!」 美慈姐说:「你温柔点……要轻一点喔!」 我把阴茎先在阴道口摩擦,然后对正角度,便一分一分的,慢慢的插了进去。龟头强行突破了阴道口内不远处的瓶颈,我知那是姐的处女膜。美慈姐含着泪说:「明忠,我好……痛……好痛喔!」 我说:「等一回就不会痛了,忍耐一下!」 我继续慢慢的,把整条阴茎完全插进去了,稍停了一下,就开始来回的抽插……  美慈姐说:「嗯…噢噢噢…嗯嗯!啊…痛…但…又…好好…舒服喔…嗯…。噢…明忠……明忠快快…点…啊…好舒服…」 插了四、五分钟,我突然把阴茎拔了出来。 美慈姐说:「快插进去…我要…」 我说:「姐你在上面!」 我就躺了下来,美慈姐就跨坐在我的身上,她用手慢慢的把阴茎塞进阴道,她开始扭腰,又上又下的动起来,我感到美慈姐的屄好紧好暖,那种感觉不是口交可以比的! 我看到美慈姐的乳房也在上下的晃动,便叫美慈姐弯腰下来,让我吸吮她的乳头…美慈姐一直淫蕩的叫着,接着她说:「从后面搞我!」 我说:「当然没问题啦!」 美慈姐上身俯靠在梳妆台上,我自她身后把阴茎一口气塞到底,美慈姐痛苦的说:「明忠,你插得太快了,好痛喔!」 美慈姐痛苦的呻吟着,但她的脸上又充满了爽快的表情,我边抽插,边用手摸美慈姐尖挺的乳房,感觉她那已硬了许久的奶头…抽插好一阵,美慈姐像是受不了,可能是太爽了,她的腿也软了下来。我说:「姐,还是从前面插入吧!」 美慈姐已经高潮过好几次了,香汗淋漓,全身无力,只是点点头表示答应。我把美慈姐抱到床上,把她苗条白嫩的双腿分开,露出她那仍然在流出潺潺爱液的嫩屄。 我说:「姐,你好淫蕩喔!爽成这样了,还想要,还在流爱液!」 美慈姐很腼腆的笑笑说:「快…明忠,赶快进来吧!」 我把阴茎又插入了,美慈姐又发出了淫蕩的叫声:「嗯…嗯…嗯……噢噢…啊啊啊…明忠,明忠……你好大…大喔……啊……」 我抽插越来越快,阴茎越来越胀,我知道又要射了!我说:「姐,我要射了,我要拔出来了!」 美慈姐说:「不要拔出来!射…射在里面,…今天是安全期……没关係的…射在美慈姐的小屄里面…啊…啊……好爽……!」 我开始最后的一轮猛烈的冲刺,在美慈姐的婉转娇啼中,我就发射了,我的阴茎持续的抖了好多下,把又热又浓的精液全射进了美慈姐的阴道里!这时美慈姐也得到了舒解:「…啊……」 的一声全身鬆懈下来,软瘫在床上喘息....我躺在美慈姐的身上,但阴茎仍然深插在姐姐紧暖柔嫩、濡湿淋淋的阴道里。过了好一会,我才把阴茎拔了出来,一滩粉红色的液体也随之流了出来,应该是我的精液、美慈姐的淫水、和美慈姐的处女膜破掉流血的混合液体吧!我说:「姐,以后还有机会再做吗?」 美慈姐媚笑说:「当然有机会啦!」 我笑了笑,休息了一会儿,我们把姐的卧房和客厅沙发整理好,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鑒别处女的方法
评论加载中..